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運營推廣

國漫千億級崛起,能否跳出超級IP的死亡陷阱?

時間:2019-05-20 14:40:00來源:運營推廣作者:seo實驗室小編閱讀:95次「手機版」
 

火熱的死亡

在吐槽了多年金庸作品改編的電視電影游戲之后,國人終于有機會對漫畫進行一番品評了。

10月28日起,由鳳凰娛樂聯合騰訊動漫制作的《笑傲江湖》與《天龍八部》兩部漫畫已經正式登陸騰訊動漫,《鹿鼎記》《俠客行》也將接踵而至。而2《射雕英雄傳》《神雕俠侶》《倚天屠龍記》等漫畫作品也將從2018年開始,陸續上線金庸漫畫專區。

作為中國大陸首次金庸作品漫改,這樣一個武俠超級IP的全新衍生,背后孕育著國產漫畫市場怎樣的波瀾?

國漫正在崛起!網生一代孵化全新IP池

國人對金庸作品改編的影視劇并不陌生,而在國內,許多人并不知道金庸作品有漫畫改編的現象存在,盡管其在漫畫領域的改編啟動得比影視劇更早,黃玉郎的港漫風、李志清的水墨風都影響了一代讀者。

首次國漫改編也變得頗具指向性。“將金庸先生的經典小說改編為漫畫作品,一方面是緊密貼合當下國漫圈的潮流,將‘武俠’這一文化瑰寶以恰當的、多元化的方式發揚光大;另一方面,也可以刷新小說讀者的印象,重新燃起其心中的武俠情結。” 鳳凰娛樂CEO張佳運口中的國漫圈潮流,指的是近年來國漫崛起的大趨勢(本文“國漫”特指國產漫畫,不泛指含動畫的國產動漫)。

二次元經濟的繁榮,是群眾基礎。據工信部發布的《2017年中國泛娛樂產業白皮書》,2017年,中國動漫核心用戶將超過8000萬,被稱為“二次元”人群總數將超過3億,且97%以上是“90后”和“00后”。國元證券互聯網研報顯示,2014年國內動漫行業總產值已達千億級別,2017年預計增長至1500億元

國漫精品的迭出,則提供了消費可能。“比起《大圣歸來》(2015)、《大魚海棠》(2016)和《大護法》(2017),這三個‘大字輩’的國產動畫代表作在社會輿論中的廣泛影響,國產漫畫更像是在一個小圈子里火熱的事物。”湖南動漫從業者趙子嚴稱:但業內有一個共識,即看著漫畫長大的90后、00后網生代,更愿意在熟悉喜愛的文藝形式中看到自己的生活與本土的歷史文化。

這種消費趨勢,目前還很弱勢。藝恩研究總監劉翠萍就對媒體分析稱:“國漫涉及的是二次元人群,定位比較偏年輕化,95后00后為核心,仍然不是大眾消費形態,用戶群有限,這是目前國漫面臨的最重要的問題。相對來說,美漫則是全年齡階段觀眾群。”

趙子嚴對此表示認同,但亦認為:恰恰是這種孵化階段,讓許多廠商看到了希望。非大眾消費形態的這部分青少年,再過5年,就將是大眾消費的中堅力量。一部陪伴其成長的國漫,會獲得怎樣的市場,值得玩味。而這,其實就代表著一個全新的IP池在出現。

國漫崛起已初步成型。以網易文學漫畫為例,其已經引進了美國、日本、韓國超過1000部優質正版漫畫,但95后、00后的用戶們更加青睞國產漫畫,點擊破億作品國產原創漫畫占比90%以上,人氣榜前列也多數都是國產漫畫。類似的情況也在騰訊動漫上出現,在擁有《海賊王》、《火影忍者》和《銀魂》等一眾人氣日漫作品入口的該漫畫平臺上,人氣榜排名前十的作品仍然以國產漫畫為主。

抓住窗口期,文學IP率先漫改搶先破壁

國產漫畫原生IP還在孵化過程中,來自文學、影視作品的IP漫改成為了國漫崛起的一大新特征。

“很多人都在津津樂道于《鎮魂街》這樣的國漫精品改編為動畫以及同名真人影視劇。卻往往忽略一些大熱網文、游戲正在變身成為漫畫這件‘小事’”。文創產業分析人張若溪指出:這樣的漫改舉動,并非簡單的完善IP產業鏈,形成衍生盈利環節,其背后的布局更深更厚重。

就在國慶期間,博易創在快看漫畫上同時上線了《靈武帝尊》和《閃婚總裁契約妻》兩部熱門網文改編的漫畫作品,而兩部作品的網文類型則分別是男頻和女頻。

讓一個IP在多個文化創意領域發力,只是目的之一。近年來超級IP的熱潮回落,以及網文改編影視劇越來越難以打開粉絲經濟的“錢包”,則成為了這一股IP改編漫畫的真正原因。

“國內的真人劇市場競爭激烈,而漫畫還處于拓荒階段,這是一個誘因。”趙子嚴認為,但更深層次的原因在于影視劇的周邊衍生難度很大。目前國內還沒有真正熱門影視劇成功孵化出周邊產業的案例。大多數只是影視劇大熱之時,通過手游或電商短時間內蹭一把熱點。

較為典型的是當初大熱影視劇《瑯琊榜》,作為網文IP的改編作品,其同步衍生的手游,僅僅在推出第一天迅速吸量后,短短1周內便跌出暢銷榜。張若溪即認為,網文是文字向的作品,可以萬變,但一旦變成了影視劇,則變成了主要演員的人氣值,形成了在劇情、人設以及各個方面的桎梏。這種印記過于強烈的IP,往往難以進行開發

破壁,破開次元壁。張若溪用了這樣一個詞匯來表述文學IP們選擇漫改之路的緣由。而事實似乎也在證實“破壁”這一概念。

據媒體報道,《笑傲江湖》《天龍八部》兩部漫改作品上線后,短短四小時作品人氣值便突破20萬。“有意思的是,歷史上金庸作品的漫改,往往都能俘獲一批新的粉絲。不像改編影視劇那樣,總是被詬病。”張若溪解釋道:舊有的影視劇留給金庸迷們太過強烈的思維定式,李若彤的小龍女、翁美玲的黃蓉等,每逢新的影視劇出現,受眾依然還是這些年齡跨度極大的粉絲,也就難免出現各種吐槽。反之,漫畫的受眾群是網生一代,昔日的經典影視劇離他們很遙遠,小說也未必讀過,這樣就讓他們更容易接受不一樣的畫風,在同一個劇情之下。

國漫能否打破超級IP陷阱

張若溪的話語里,其實道出了當下各種超級IP在衍生產業鏈上的困惑——往往只有一轉之力,或者說單次改編。

網文改編影視劇,就在難以在游戲或動畫改編上獲得成功,而影游聯動的效果往往更差,至于玩具、主題公園等開發,則目前依然沒有成效。

為何難以再次衍生或多元衍生呢?一部分業內人士將這個問題歸結于IP設定的固化,或者說受眾第一印象的固化上。最典型的代表是金庸作品中的黃蓉、小龍女,在影視劇中被固化為翁美玲和李若彤后,其他扮演者往往無論演技高低,均被詬病。

破解這一陷阱的方式,較為有效地是兩個,其一是通過新的作品、尤其是其他文創領域精品實現IP重塑,打破次元壁;其二是借助年代推移,實現同一IP的受眾迭代,讓固化的設定自然消失。

漫畫成為了一個能夠同時達到上述兩種功效的可能。

“這樣的漫畫作品推出后,其衍生品不再受制于真人影視劇里男女演員的形象、服飾等客觀條件,能夠更為百變,且無其他侵權糾結。”法律人士李蘇告訴筆者:漫畫衍生品只要找創作者授權即可,且可以共同開發、共同創造,而影視劇背后涉及的版權關系,可能就不僅僅只是原著者、影視公司,還可能有各種角色扮演者的利益關聯。

這種版權的認知,其實亦可以看作是對IP的一種重塑,通過漫畫這個不太飽和的市場,進行二次創作和顛覆。同時,由于漫畫的受眾面偏重于青少年,對于這部分人群亦可達到直接塑造全新的IP形象的目的,形成對受眾群體的快速迭代,而不用苦熬時間。當下,依靠IP森林而獲得全球影響力的漫威,恰恰是通過漫畫來形成其IP衍生的第一鏈條,進而繁衍到電影、電視劇、游戲和各種周邊產品之上的。

“請注意,盡管世人大多是從影視劇認識漫威超級英雄的。但由于其漫畫才是原生IP,結果就出現了鋼鐵俠、美國隊長的臉譜化設定,而不是金庸作品中黃蓉=翁美玲、李若彤=小龍女這樣人臉替代關系。”趙子嚴揶揄到:小羅伯特·唐尼想要保持人氣,卻必須保持造型與鋼鐵俠漫畫臉譜相似。但在動畫、漫畫或公仔中的鋼鐵俠,非但不用長得像小羅伯特·唐尼,反而可以在裝備、造型或面容上,各不相同,滿足不同人群的需求。

與此同時,國產漫畫中亦開始誕生一定精品,這也讓這部分漫畫中,開始呈現出類似網絡文學的IP池。劉翠萍就指出:“目前頭部作品基本都被影視化買掉了,還需要更多作品來持續運作這個產業,不然青黃不接是件很可怕的事情。”

顯然,國漫無論是既有的文學IP進行重塑,或者是原創出新的IP,都可以成為以IP為核心突破口的網絡文創領域的生力軍。(刊載于《法人》雜志2017年12月刊)

張書樂 人民網、人民郵電報專欄作者,互聯網和游戲產業觀察者,新著有《微博運營完全自學手冊》,微信公號zsl13973399819

相關閱讀

智能電視,順勢崛起的第四屏?

【導讀】每一次互聯網的革命,其實是用戶關注時間的變遷,被電腦和移動手機搶走的電視關注時間,能不能靠智能電視奪回失地呢?智能電視概

互聯網研究的第一部分:PC互聯網時代的崛起和泡沫破滅(上

上次某位大佬跟我說,讓我去做一個關于互聯網研究的交流。我想了想,就把自己演講的內容定義在“互聯網行業的過去和未來”。可惜那天

友鏈中的7大陷阱你中招了嗎

文/薄涼久友情鏈接是很多站長喜歡的外鏈方式,是外鏈建設最簡單也是最常見的方式。我鏈接向你,你鏈接向我,互相給對方帶來一些點擊的

聯網時瀏覽器跳出MSN中國網頁

聯網時瀏覽器跳出MSN中國網頁 問題描述聯網時瀏覽器跳出MSN中國網頁原因在網上查找到的問題原因:導致該現象的是一個名為“Windows

創業者如何跳出融資陷阱

萬科紅燒肉以及汽車之家被強上成為2016年資本市場的熱點話題,創始人如何保持控制權以及維護自己利益的問題,自然成為焦點。一面網絡

分享到: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17321期胆码王孑计划